潮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伍里川东莞脱黄帽到底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2019-11-25 09:07:02 编辑:笔名

伍里川:东莞脱“黄帽”,到底谁说了算?

东莞戴 黄帽 ,固然是一种玩笑或讽刺,但一点也不冤枉它 东莞戴 黄帽 ,固然是一种玩笑或讽刺,但一点也不冤枉它。之所以 任性 脱帽,说到底,还是一种政绩思维。啥时这种政绩思维没了市场,啥时脱帽的闹剧才会少而又少。

现代快报首席评论员 伍里川

惠东摘 毒帽 ,东莞除 黄帽 ,这是广东省公安厅发布会传出的两大信息。

广东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何广平在近日召开的这场发布会上宣布,东莞涉黄问题已得到较为彻底整治,曾为涉毒重镇的惠州惠东也已摘掉涉毒重点地区 帽子 。

自央视曝光之后,广东东莞发力扫黄,尽人皆知。及时评价扫黄成果,也是应该的,但切记 准确 二字。彻底就是彻底,不彻底就是不彻底,何来 较为彻底 ?

拿出数据谈扫黄成绩,这个可以有,但是,这个帽子该由谁来脱、怎么脱,却值得商榷。是不是官方一宣布东莞脱帽了,东莞就真的脱帽了?

当然,有一种帽子,官方宣布是有效的,比如说 贫困县 的脱贫与返贫。众所周知,这有硬性标准可参照。

那么,请问脱 黄帽 的标准在那里?

黄帽本来就是虚拟的,一个城市的黄色声名更多是源于社会公众的观感。

你说脱了就脱了,社会公众答应了吗?

当然,有人会说,戴黄帽不也没标准吗?

那么官方需要和民间的这种戏谑较真吗?值得提醒的是,这种较真只会让城市更尴尬。

一个城市戴上某顶帽子,那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东莞戴帽,固然是一种玩笑或讽刺,但一点也不冤枉它。没有那些年黄毒的泛滥,没有那些年的打打歇歇做给人看,没有那些保护伞的 包容 ,东莞怎么可能会在黄色的世界沦落?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当地主政者竟然敢说没想到东莞涉黄那么厉害。这本身就催人反思。

抓了些犯罪分子,打了些保护伞,走了些性工作者, 黄都 就消失了吗?敢说东莞现在绝无任何不法性交易吗?

一个城市的声名,往往不是城市自己所能掌控的。要想从公众的脑海里踢走 帽子 ,那有这么容易?又岂是官方 独家 宣布所能起作用的?

伦敦从老牌 雾都 ,到现在的 PM2.5浓度只超过25微克/立方米 ,是几十年如一日才做到的。靠的不是官方宣布。

雾有没有散去,耳鼻可 知 黄有没有消亡,人心可 阅 。

关于城市的各种名号,那种想当然的 取消 或自诩,从来就没有威信。官方越是正经八百地宣传脱帽,越给人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们认同东莞对于 黄都 之名的厌恶,对城市新常态的追求。

一个城市被戴上 性都 黄都 的帽子,心情可想而知。近年来,东莞为 脱帽 做了不少努力,推出宏大叙事般的东莞形象宣传片,就为正名。

但心情可以理解,急躁却不可取。对于依靠行政力量改变城市名誉的急功近利,尤其保持担忧。

近年来,城市 脱帽 ,蔚为大观。有为 火炉 脱帽的,有为 堵城 脱帽的,有为 中国雾都 脱帽的

有意思的是,2001年,重庆被指甩掉 中国雾都 帽子,但是11年之后,当地媒体再次发出 一年减少70个雾天,重庆四大举措把 雾都 帽子扔了 的消息。

敢情这帽子可以甩了又甩?甩飞饼也不敢这么玩啊。

这只能说明,一些城市脱帽很急迫,但其实他们自己缺乏自信。更何况,任当地政府百般忙活,群众并没有当回事。

之所以 任性 脱帽,说到底,还是一种政绩思维。啥时这种政绩思维没了市场,啥时脱帽的闹剧才会少而又少。

民生教育
游戏
野史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