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专访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茅威涛

发布时间:2019-11-26 13:08:48 编辑:笔名

专访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茅威涛

茅威涛——浙江小百花越剧团

她留给艺术节的声音:

“越剧要进入都市民间。”

“七艺节”前夕的最后一次彩排,导演郭小男跷着二郎腿满心得意,他属于那种容易喜形于色的人,爽直。而主角茅威涛却向透露:“戏改了三年,怎么说,我都有点审美疲劳了。”“审美疲劳”这词儿出自今年的贺岁片,冯小刚的《》“号召”全国人民,这样表达自己的“熟视无睹”。

茅威涛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是天一阁藏书的文化含义,始终让我振奋。经常是每天一觉醒来,又是一个新的感悟。”难怪一位浙江大学的戏迷说:“我在浙大念了三年书,我见证了《藏书之家》的成长,每次修改的版本几乎完全不一样。”

茅威涛在戏中主演范容,天一阁主,一个一生守护书楼的男人。天谴也好,家贫也罢,藏书守书,岁岁复年年。先生郭小男评价:“茅威涛把女小生给诗化了,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形象。”

郭小男是茅威涛的先生,夫唱妇随,看似琴瑟和谐,但其中往往有常人想不到的尴尬。“郭导总是指责我干涉过多了,超过了一个演员的职责。”

茅威涛做了20多年的演员,但她早已不仅仅只是演员了。作为演员,戏迷们亲切地喊她“茅茅”;作为小百花的“大当家”,们习惯于唤她“茅团长”。

面对导演的指责,茅威涛辩解说:“我没办法不干涉,因为我觉得范容默默守书楼,不就像我今天守着小百花么?在内心的精神状态上,我和人物是相通的。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里,守着一个传统文化是非常落寞的。在这种落寞里,如果你没有一种执着,没有一种坚守,我想我可能会做不下去。”

舞台上唱了20多年的尹派小生,茅威涛说技术层面的东西都已经解决了,她目前更关心的还是越剧的何去何从。“百年越剧,在发展中也留下了很多程式。以我一个越剧人的经验来看,越剧要从农村走向都市,走向都市民间。”

有问茅威涛在《藏书之家》中有何突破,茅威涛列举了三点:一是接通人物内心,即茅威涛与范容的内心世界是相通的,她们可以对话;二是在表演难度上的增加。孔乙己可以表演得很极致,陆游则是一种唯美,但范容说到底是个书商,但同时又有他的练达和智慧,读了那么多书的天一阁主,当然是个才子;三是在润腔时借鉴了京剧的处理方式,她特别提到范容与孙知府三跪求书这一段,“男儿膝下有黄金”,有兴趣的观众不妨留意。

互联网
动力
过滤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