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十一章 一份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0:42 编辑:笔名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十一章 一份子

巴克也想给家里人解释一下这个不是钱的*题。

随着巴克一天天的精神头好转,连医院这边兼任做护士的苏鲁族姑娘都喜笑颜开,奥摩教长老埃托更是带着好些位僧侣来帮巴克做了几场祈祷法事,日久见人心,巴克一家长期投资旺达镇周边好几年了,除了把这里建设成为一个高品质低流量的顶级海岛旅游胜地,没有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周边渔民包括奥摩教都获得前所未有的舒心日子,现在是他们担心海岛酒店这边赚不了钱,这一家人心灰意冷的撤离这里才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转为酒店服务员、旅游工作人员的渔民们很努力,对外来的苏鲁族人也很友善,这边就乘机大量从棉兰老岛输出年轻人来打工,强悍好动的去安保公司,文静的以姑娘为主在几个旅游项目作为基层管理员培养,毕竟现在马尔代夫的海盗谷青年城项目已经开始了填海吹沙的实际操作阶段,未来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员,当年最早跟着巴克出来的阿婵和阿琳俨然已经是带领上百女服务员的领班,现在却高兴在露台上端盘子。

伤病重叠打击下,巴克起码减重40斤,特别是利什曼病毒有破坏红细胞的恶果,跟他受伤大量失血的情况一重叠,身体机能真是损害不少,用巴克自己给自己诊断的情况很清楚,自己过去十来年出生入死受那么多伤,全靠年轻生命力强在弥补,这一回是彻底把老本都吃干净,如果再不好好保养恢复,那就等着英年早逝吧。

这个道理不用他说,姑娘们都明白,特别是看着以往强壮结实的丈夫现在陡然瘦下去,坐在露台上海风把略显宽大的罩衫吹得有些贴身轻飘,比较感性的方灵颖眼泪花一下就出来了,再加上没了手掌手腕的左臂包扎,连成天笑骂巴克活该的娜塔莎和周晓莉都忍不住心酸,牟晨菲更是红着眼圈尽量不说话,因为一张嘴就想哭,这趟挣多少钱都想哭,挣得越多越想哭。

于是除了天天数钱的叶明静眼睛还算明亮,向婉几乎就是一直低落的。

一直都没有去餐厅吃饭,自然有人服侍送过来,不过平时周晓莉把各种传说有特殊功效的珍稀海产品轮番给巴克做成补品炖汤,姑娘们也跟着随便吃点,就在这病房外的大露台上,今天倒是第一回全家人坐一起吃,因为巴克必须要回国去了。

不需要拿刀叉敲杯子提醒,姑娘们的眼睛一直都看着尽头的巴克,南南本来坐在长桌的另一头,巴克却招手让她们坐到自己侧面来,昭南觉得有跟嫂子们平起平坐的感觉,很雀跃,怡南却谨慎一些,拉着妹妹安静。

吴梦溪最有感应,悄悄的自己坐对面尽头去,让其他几位分开在两边。

巴克稍微想了一下就开口:“首先我还是感谢上帝或者真主,又或者观音菩萨,这一次不管怎么说,我终究还是活着回来了,受了点伤病,也多了点残疾,希望各位太太不要介意,也感谢妹妹这些天一直辛苦的照顾我,我巴志明总归活蹦乱跳的重新站起来了。”

娜塔莎想骂他不尊重上帝的,吹了吹厚厚的刘海儿忍住了,周晓莉想调剂气氛的笑一下也没笑出来,就听见牟晨菲的抽泣声,还解释:“我没……想哭,高兴……”

巴克温柔的先拿餐巾帮侧边的太太擦了擦才点头:“对,是高兴,我是真高兴,这次能活着回来,就算失去了一只手,我还是高兴,起码我能幸福的跟家人在一起,我还有好几十年的幸福生活要逍遥自在的过下去,我可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什么没用的残废。”

叶明静终于能一如既往的笑骂了:“你废什么废,最重要的可没伤着呢……”说了又觉得有点失水准,还好有闺蜜帮她,方灵颖就举起酒杯:“那我们先干一杯,庆祝一下!”

都很响应,连两个孕妇都倒上了香槟,南南更是端了点红酒自己欢乐的相互碰一下,不过照顾巴克,都没站起来,然后巴克一点没品酒的精神,仰头把大半杯子红酒咕嘟嘟喝下去:“你们意思下就行了,我是真欢畅,想多喝几杯,不过现在估计?喝酒都得悠着点。”

刚笑出来点的向婉又想哭,猛一仰头把自己一大杯也喝了。

其他人还是只浅浅的嘬了一小口,因为巴克继续说话了,专注的看着:“其实这次去之前,我就说过了,这是我最后一次上战场,起码是以这样的战斗形式去工作,最后一次,因为我也越发的感觉到,以我的工作能力跟天赋,可能还是做个好丈夫跟好设计师比较合适,关于战斗这一块的工作,要逐步移交给专门部门的人来做。”

这是第一次亲口听巴克承诺他不会再去上战场冒险,姑娘们终于同时舒了一大口气,叶明静和方灵颖还有击掌的动作,向婉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庆祝,有点笑意。

巴克不笑:“但说到底,还是我的确已经厌倦了战斗,娜塔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当初从东欧回来,我就已经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的战斗,我们在东欧学到的最重要一点就是,从来没有什么正义的战斗,战争无非就是不同族群、国家、组织之间的你死我活厮杀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十一章 一份子

,无论追加什么定义,战斗人员本身都得是灭绝人性的,我又偏偏还得是个在战场上要尽其所能救人的小军医,所以这种扭曲挣扎从我回国开始就有了,我只想做个最简单最普通的人,就像妹妹说的一样,哪怕是开个烧烤铺子,我都开心,因为活着比什么都开心。”

娜塔莎认真的点点头,向婉又想哭,似乎巴克变成这样,就是自己的错,她旁边的方灵颖却握住了她的手轻轻摇一下。

因为巴克显然有个转折:“可是习惯了战斗冒险的我,肯定血液里还是有些寻求刺激的因子,刚回国的那两年不怎么安生,也才有运气认识你们,一起走过这么几年的日子,有了家,有了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公司、设计事务所……不过最重要的是,在这几年里,我学会有了,不光是为人子,为人夫的,还有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小婉,是你让我真正走上一个清楚明白自己国民身份的道(。”

向婉的眼睛猛一下就亮了,好像璀璨的光芒就那么闪现出来。

巴克用满是伤疤和小夹板的右手挠了挠头:“你们知道我文化不高,这两天想明白该怎么跟太太和妹妹说的时候,我偷偷上找了好久,才找到这样一句话,能够说明我的心态……”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娜塔莎还得让旁边的牟晨菲给她逐字逐句的解释含义,对汉语的博大精深有了重新认识。

巴克主要是转头对旁边的妹妹说:“我知道,你们从小在那个环境长大,看到的乱七八糟很多,也许听到各种关于政府官员的说法都没什么好的,爸妈成天给你们说那些牢骚也多得很,可能觉得这个国家没善待每个人,凭什么拿自己去回报这个国家,我刚刚回国的时候,就是这个心态,当好自己的小老百姓,国家的事情跟我屁相关都没有。”

昭南还使劲点了点头,怡南凝重的看着巴克,看他笑着抬起那没了手指手掌的胳膊:“但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么?发泄嘲讽骂娘,就能改变现在的种种问题么?当我们调侃鄙视这个祖国的时候,看热闹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时候,国家,还有那些跟小婉一样的子弟兵,在各种战场上,东南亚的热带丛林里,非洲的工地上,中东的油田,南海的岛礁,日本的那些公司里,还有静儿更熟悉的各种金融经济市场上,面对无数比我们强大的国家力量冲锋攻击,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向婉的脸上彻底充满了骄傲,之前那些灰暗懊悔都一扫而空了。

巴克指指桌面上丰盛的佳肴:“我们今天能舒舒服服的坐在家里吃饭喝酒,完了还能谈天说地的轻松享受生活,都是这点点滴滴的防线保卫出来的,这就是国家,现实就是这样刺刀见红,其实为这样流血受伤在这条战线上天天都是家常便饭,天天都是刀光剑影,难道真要等到国家,也跟我去的呜格兰、叙利亚那样被别人打得千疮百孔活不下去了,逃出去当难民?我们一家可能可以拍拍屁股活得好些,刘三儿呢?大院里其他人呢?这么十几亿人呢?”

看看连周晓莉都听得有些入神的表情,巴克还是没那么严肃:“这话可能有点大,很多人都会想国家这么大,多我一个不多,差我一个不少,可我们身在这样一个在逐渐强大国家,真的要有点自豪,已经有无数的人铺平了道路,要奋斗改变就得靠我们自己,历史还在书写,只不过渺小如微尘的我们,是这笔画的每一份子,你们说呢。”

拿到平京去,巴克也是这么说。

向婉就使劲拍巴掌了。

如何预约沈阳脑康中医院
怎么去沈阳脑康中医院
如何去沈阳脑康中医院
如何到沈阳脑康中医院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