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魔梦 天炎国乱 第9章 神秘人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50 编辑:笔名

魔梦 天炎国乱 第9章 神秘人

夜色渐深,而宇家却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三叔,为什么把宇天蛇勾结张家一事,大肆宣扬,这不是让枯城的人看笑话吗?”宇无敌的房屋中,宇游看着坐在那里的宇无敌,疑惑不解的问道。

宇无敌一脸愤怒,拳头砸在身旁的桌上,怒声说道:“我要让枯城的所有修士看看,宇天蛇这人的真面目。也让他们瞧瞧,得罪我宇家,甚至是本家人,也照惩不误。”

宇游心中一紧,看来三叔是铁了心要惩治宇天蛇了,担忧道:“三叔,那张家、李家、王家的人会不会乘虚而入?”

宇无敌一听三家趁火打劫,顿时收起怒气,让一旁的宇游不禁怀疑,三叔的生气是不是装出来的。

宇无敌右手食指有规律的敲打着,差点被自己四分五裂的桌子,高深莫测的笑道:“放心,张明阳,李友才,王南山他们几个,还不敢在我宇家撒野。”

“哦!”宇游挑了挑眉毛,不懂三叔为何这般自信,开口道:“既然三叔肯定他们不会来打我们的主意,那我就放心了。”顿了顿,宇游故作不经意的问道:“三叔,我想去密室里看看宇天蛇。”

宇无敌沉思一会,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拿出一颗丹药,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但很快隐下去,告诫着宇游道:“把这禁灵丹给宇天蛇服下,再弄醒他就行了。宇游侄儿,你下去看他可以,但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受了他的蛊惑,别看在他是你二叔的份上,就偷偷放了他,别忘了,他可是谋害你父母的凶手。”

宇无敌百般强调宇天蛇,是谋害自己父母的凶手,更加让宇游谨慎起来,连说话都要考虑清楚,想好措辞如何开口,才不露出马脚。

为了真相,宇游不得不与宇无敌虚与委蛇,伸过头,打量着宇无敌手中的丹药,好奇道:“三叔,你怎么会有这禁灵丹?”

“哦,你说这个啊!”宇无敌将手放到下颚处,眼睛盯着手中的禁灵丹,无所谓道:“这是我一次外出时,跟别人顺手交换的。”说着,将这枚丹药交给宇游。

宇游接过,对着眼仔细审视,好像自己手中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看着手中的丹药,宇游心中想起一段话:禁灵丹,顾名思义,是禁锢修士体内灵气的丹药,按照其品质的不同,禁锢的能力也千差万别。而宇无敌这一枚,既然宇无敌他敢这样说,显然能禁锢丹灵境的宇天蛇。

“来人。”宇无敌朝屋外喊了一声,门应声而开,走进来一个宇家的下人,“带宇游侄儿去密室,探望宇天蛇。”

“是!”来人恭敬的俯首答道,看向宇游,伸出一只手朝门外一张,请道:“大公子请!”

“有劳了!”宇游客气一声,当先走出去,下人紧随其后。

目送两人离去,宇无敌手不自觉放在腿上,嘀咕道:“不会被发现了吧,不可能,我做得可是天衣无缝。”

宇家密室建在后院的地下,跟着前面带路之人,宇游通过三步一关卡,潮湿又昏暗的地下通道,终于在最深处,见到了被铁链绑得结实的宇天蛇。

一看宇天蛇想动动手指头都费劲,宇游心中不免有些不解,“这宇天蛇都被绑成这样,还给他服下禁灵丹,不是多此一举吗。”

心中虽是诧异,但领路之人还没走,宇游也不好违背宇无敌的话,掏出灵丹,送进宇天蛇口中。

“咕咚......”喉咙处传来一阵吞咽的声音,宇天蛇随即醒过来,看着宇游,愤愤道:“宇游小儿,你给我吃得是什么?”

宇游凑过头,脸对着脸,得意满满,“老匹夫,你爷爷我喂你吃了一颗禁灵丹。喂,禁灵丹的滋味爽不爽?我还没有尝过呢。”

“我爽你老母!”一听禁灵丹,宇天蛇顿时爆了粗口,那自己不就任人宰割了吗,不对啊,就算没有禁灵丹,自己也是手无缚鸡的羔羊。

宇天蛇骂自己的母亲,这可是触了宇游的逆鳞,一巴掌甩过去,打在宇天蛇的脸上,不客气道:“没人告诉你,要尊师敬长吗?”

“小杂种,你敢打我!”宇天蛇脸颊生疼,偏偏手又被固定住,不能抚摸,只能用怒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打得就是你,怎么了,有本事你打回来啊!”宇游又在宇天蛇另一边的脸上,按上自己的掌印,故意气着宇天蛇。

“小杂碎,我要你...”

“啪!”宇游一巴掌。

“小杂...”

“啪!”

“我...”

“啪!”

“我都投降了,你还打我干什么!”宇天蛇看着打上瘾的宇游,无力的反抗。

宇游低低一笑,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打得兴起,一时没收住。”

宇天蛇不想废话,只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宇游,认命道:“宇游侄儿,看在我是你二叔的份上,给我一个痛快,别折磨我了。”

宇天蛇说这话,也是不抱什么希望,纯粹不过是想少受点苦,但不料,宇游还真没有继续为难宇天蛇。

眼光瞥了一眼密室的门口,宇游问道:“你说

,你是被冤枉的?”

“当然了,啊...”宇游肯相信自己,宇天蛇可是欣喜若狂,直接笑出来,可这一笑却是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老脸一抽。

“一个月前,我和张家家主张明阳,一起去枯城外的森林里寻宝,却不料,碰到了一批黑衣蒙面人,他们一见到我们,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不过,他们动手之前也不看看,我宇天蛇是谁,岂是这些鬼鬼祟祟之人能杀的?”宇天蛇吹嘘起来,脸上闪过一丝傲慢,在宇游脸上不满加重的时候,接着道:“当时,我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宇家的仇人,可一听大哥同一时间被人偷袭,我就知道,有人在陷害我,谋划我宇家内斗。”

“我虽然有心解释,但谁,会相信一个本就与大哥不和的我呢,而后的事,你都知道了。”说完,宇天蛇想要摊手表示无奈,才发现自己被绑着,顿时更加无奈起来。

听完,宇游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循循善诱道:“那你以为,谁在背后搞阴手?”

“宇无敌!”宇天蛇咬牙切齿,讽刺道:“一定是他,他对于抓我这个‘凶手’,可是相当积极啊!”

宇游沉思片刻,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知道了。”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宇游侄儿,且慢!”见宇游要走,不管自己了,宇天蛇连忙开口。

“怎么了,有事?”

宇天蛇尴尬一笑,“好侄儿,你能不能先救我出去?”

“要是这背后真是三叔在搞鬼,你以为你能出去?”宇游反问,看傻子一样看着宇天蛇,直看得宇天蛇讪笑低头。

宇天蛇也知道,想让宇游救自己出去不过是妄想,便退而求其次道:“宇游侄儿,那你可要尽快找出证据啊,你二叔的命,可把握在你的手中了。”

宇游嗯了一声,果断离开,再待下去,宇无敌就该生疑了。

安康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景德镇癫痫病医院
上饶好的男科医院
安康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景德镇癫痫病医院费用